“我是你的女人”

在一个富足而忙碌的年代,细腻、唯美的精致生活,个体的自适越来越成为大众的普遍追求。女人塑身,男人竖根,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似乎已经成为当今前卫男女对爱情的解释和追逐的时尚。然而,男人女人,依然是一个永远不倦,而且在不停被赋予新意的话题,到底有没有一生一世的爱,照旧困惑着许许多多还未抚平伤痛的痴情男女。

当你要问一个男人会一辈子爱一个女人这样一个问题之前,先自己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这世上有永恒的东西吗?佛洛伊德说过, 爱情就是人处于性压抑和性满足的中间状态时产生的幻觉。有人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有了情才有性;我却感觉男人只是在通过性征服女人来暂时缓和内心深处的孤独, 而女人却要借着爱情的谎言来满足身体和内心对性欲的渴求。女人的感觉是极准确的,渴望一生一世的情爱却又不喜欢木讷老实的好男人,那又为何怪男人花心呢?

所以去宠爱女人,不如去征服她。被征服的女人会反过来宠爱男人,懂得宠爱男人的女人才是成熟的好女人。被宠爱的男人很幸福,被征服的女人也是。

“我是你的女人”与其说是一个通知一个告示,倒不如说是一种态度一个心境。它所包含着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对她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的柔情似水,更多的是一种对对方的肯定和对自身的自信,至少在我的眼里,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的自卑在里面,更多的,是一种自豪。做个女人,很好。至少我身为女人,并不向往着要做个男人。既做之,则安之,“天生我才必有用”也没注明性别专用,这态度并不妨碍女性按照自己的意图生活。女权和男权是相对统一的,而不是根本矛盾的,在具体的生活中,所有的权利都是一种双向可逆的默契,男人大概也都希望他的女人能够生机勃勃郁郁葱葱地活着吧?

如果说这篇文章是在为花心的男人找托辞,那么也该奉劝男人在玩不回家的游戏时能想想这句话:家——就是有个人在夜里守着盏灯等你回来。你忍心让你正爱着的或是曾爱过的你的女人独自对着那盏灯等一个不想回家的你吗?回家吧,好好爱你的女人,让她这辈子做你的女人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