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与男人

男人渴望艳遇。哪个男人不想得到美女的青眼相加呢?在内心深处,每个男人都有着幻想和对激情的追求,艳遇无疑给了我们释放激情、编织幻想的空间,给了我们挑战现有生活方式的机会。“在一家萨克斯低吟的咖啡馆,或在一个三角梅怒放的街头,毫无先兆的情况下,一位笑靥如花的佳人伸出纤纤玉手向我发出不可抗拒的召唤。” 然而,艳遇虽然妙不可言,值得“心向往之”,实际上却可遇而不可求,说穿了要看你有没有那个缘份,是以什么心态和动机来把握异性的“惊鸿一瞥”。

其实艳遇的故事并非今日才有,我们的老祖宗早已演绎得轰轰烈烈。中国民间流传的《天仙配》、《西厢记》,乃至于崔护在诗中感叹的“人面桃花相映红”,其实都是一次次美妙的感情经历,一见钟情引发的绵绵不绝的思念恰恰是艳遇的主要特征。

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推波助澜,再兼近现代欧风美雨的熏陶,男人,尤其是那些知识分子得风气之先,率先正大光明地“艳遇”起来。你看《围城》里的方鸿渐在回国的油轮上先就和黑得一塌糊涂的鲍小姐出双入对,船才到香港两人就成了陌路人;接着方鸿渐和同船的苏小姐眉目传情,到了苏小姐家又认识了苏小姐的表妹唐小姐,颇得几位小姐的欢心。这种故事已脱离原本意义上的艳遇,而是道德上的出轨了,我们不宜效仿,否则只能像方鸿渐一样烦恼不断。

相比较方鸿渐的艳遇,杜拉斯笔下的《情人》可就令人神往了许多。它将男人们的欲望深化了:在男人们潜意识中除了一个本分的妻子,还希望遇到一个红颜知己。一个多少带些新奇感、带些冒险和刺激行为的故事,而这种艳遇就多少有了危险的成分在里面。

当代电影也让艳遇公开地成为一种时尚,《泰坦尼克号》一部好莱坞式的老套爱情片让观众激动和沉醉了一把。遗憾的是,这场艳遇因为杰克的长眠海底划上了句号,否则极有可能又造就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话。

既然艳遇的发生多多少少都带有些纠缠不清的感情瓜葛,但男人们为什么仍旧乐此不疲?这恐怕是艳遇的刺激性,艳遇的挑战性,艳遇的不可预知性在心底作祟吧。因为“艳遇”,听起来就充满了危险,因为危险,而有足够的诱惑。对有些男人来说,艳遇是一剂唤醒生命活力的强心针,可以使人超越日常生活的庸碌、沉闷和无聊。更重要的是,艳遇还能从心底改变男人,即使是那些被人认定为抑郁、古怪、固执甚至难以接近者,在艳遇的光照下也能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变得乐观、开朗、洒脱和有激情,也是艳遇让他们找到了,或是找回了快乐与自信。

如果一次“艳遇”发展为一段“艳情”,在“爱”一次之后却不承担任何责任或道义,“从此萧郎是路人”,可以不在乎人前人后的指指戳戳,那么一晌贪欢导致家庭的动荡和破裂,事业的一落千丈,甚至是被艾滋纠缠上的后果也可能会让有的男人交上桃花运而避过桃花劫。

艳遇若是两个情感频率相符的人的感觉对接,有时也能孕育出真爱,而真爱通常深埋在心底,它必须要另一个自己倾心的人才能发掘,能不能遇上这样的一个人就全看你的福份了。


编后语: 网主是作为一个男人本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转贴了这篇文章的。对于艳遇,网主活动过心眼,但没招过青眼;对於一夜情,网主是给予三分的理解和七分的批判。所以网主愿与天下的男人共勉:坚决抵制艳遇的诱惑,勇敢地对一夜情说:不!